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煦风沐月

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! 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喉痹  

2012-03-15 11:02:04|  分类: 寻医问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宁缺毋滥 《喉痹》

以咽部红肿疼痛,或干燥,异物感、或咽痒不适,吞咽不利等为主要表现的疾病

 

喉痹是指以因外邪侵袭,壅遏肺系,邪滞于咽,或脏腑虚损,咽喉失养,或虚火上灼所致的以咽部红肿疼痛,或干燥、异物感、咽痒不适等为主要临床表现的咽部疾病。或可伴有发热、痛、咳嗽等症状。西医学的急、慢性咽炎及某些全身性疾病在咽部的表现可参考本篇进行辨证施治。

喉痹一词,最早见于帛书《五十二病方》,之后《内经》认为喉痹的病因病机阴阳气血郁结,瘀滞痹阻所致。《素问·阴阳别论》曰:“一阴一阳结,谓之喉痹。”痹者,闭塞不通之意。《杂病源流犀烛?卷二十四》:“喉痹,痹者,闭也,必肿甚,咽喉闭塞。”历代文献根据喉痹发病的缓急、病因病机及咽部色泽形态之不同,记载有“风热喉痹”、“风寒喉痹”、“阴虚喉痹”、“帘珠喉痹”、“紫色喉痹”、“淡红喉痹”、“白色喉痹”等不同的病名。
  本病一年四季皆可发病,各年龄均可发生,急性发作者多为实证。若病久不愈,反复发作者多为正气耗伤之虚证。

 

病因病机  喉痹的发生,常因气候急剧变化,起居不慎,风邪侵袭,肺卫失固;或外邪不解,壅盛传里,肺胃郁热;或温热病后,或久病劳伤,脏腑虚损,咽喉失养,或虚火上烁咽部所致。
1.外邪侵袭,邪聚咽喉
  气候骤变,起居不慎,卫表不固,风邪挟热邪或挟寒邪外袭,壅遏肺系,肺气闭郁,失其宣畅之机,邪热不得宣泄,上聚咽喉,发为喉痹。《太平圣惠方?卷三十五》谓:“若风邪热气,搏于脾肺,则经络痞塞不通利,邪热攻冲,晌觉壅滞,故今咽喉疼痛也。”风寒之邪外袭,外束肌表,卫阳被遏,不得宣泄,壅结咽喉,亦可发为喉痹。
2.邪毒传里,上攻咽喉
  外邪未解失治或误治,余邪未清,热盛传里;或过食辛热煎炒、醇酒厚味,肺胃热盛,邪热搏结,上攻咽喉发为喉痹。《诸病源候论?卷三十》:“喉痹者,喉里肿塞痹痛,水浆不得入也……风毒客于喉间,气结蕴积而生热,致喉肿塞而痹痛。”
3.脏腑阴虚,咽失濡养
  素体虚弱,或房劳不节,久咳久病伤阴,或过用温燥劫阴之品,致肺肾阴虚,阴液不能上承濡养咽喉,阴虚水不制火,虚火上炎,熏灼咽喉,发为喉痹。《景岳全书?卷二十八》谓:“阴虚喉痹但察其过于酒色,或素禀阴气不足多倦少力者是,皆肾阴亏损,水不制火而然。”
4.脾胃虚弱,咽失温养
  先天禀赋不足,素体虚弱,或年老体衰,或病后初愈,或饮食不节,思虑过度,劳倦内伤,或久病伤脾,或过用寒凉,或吐泻太过,致脾胃虚弱,水谷精微生化不足,咽喉失于温养,发为喉痹。如《医学心悟?卷六》说:“喉间肿痛,名曰喉痹,古人同用甘桔汤主之。然有虚火实火之分,紧喉慢喉之别,不可不审。虚火者色淡,微肿,溺清,便利,脉虚细,饮食减少。此因神思过度,脾气不能中护,虚火易至上炎,乃内伤之火……”
5.脾肾阳虚,咽失温煦
  因苦寒凉攻伐太过,或房劳过度,或操劳过甚,或久泻久痢失治,至脾肾阳虚,阳虚则阴寒内生而凝滞,咽喉失于温煦,发为喉痹。
6.痰瘀互结,痹塞咽喉
  情志不遂,气机郁滞不畅,气滞痰凝,《杂病源流犀烛?卷二十四》说:“七情气郁,结成痰涎,随气积聚。”加之喉痹病久未愈,反复发作,余邪滞留,久则经脉瘀滞,痰凝血瘀,互结于咽喉发为喉痹。
编辑本段诊断要点
  1.病史 多有外感病史,或咽痛反复发作史。
  2.临床症状咽部疼痛或微痛,咽干、咽痒、灼热感、异物感。
  3.局部检查 咽部黏膜微红或充血明显,微肿,悬雍垂色红、肿胀,或见咽黏膜肥厚增生,喉底红肿,咽后壁或有颗粒状隆起,或见脓点,或见咽黏膜干燥。喉核肿胀不明显为其特征。
  4.其他 血常规检测,咽部细菌培养等有助于本病的诊断。
编辑本段鉴别诊断
  本病须与乳蛾相鉴别。喉痹与乳蛾均有咽喉红肿疼痛.但喉痹主要病变在咽部,喉核红肿不明显,而乳蛾病主要变在喉核。
编辑本段辨证论治
  辨治思路:本病以“清、泻、补、消”为治疗之大法,即疏风清热,泻火解毒,利咽消肿,补益脾肾,祛痰化瘀。
编辑本段内治法
1.外邪侵袭,邪聚咽喉
  临床表现:咽部干燥灼热,微痛,吞咽感觉不利有异物阻塞感,兼有风热者有发热,恶寒、头痛、咳嗽痰黄疼痛,风寒者头痛无汗,身疼痛,咳嗽痰稀。舌质淡,舌苔薄白或微黄,脉浮数或浮紧。
  证候分析:风热邪毒侵犯,伤及咽部,故出现咽部微红、微肿、微痛,干燥灼热感,吞咽不利等症。正邪相争,发热恶寒,抗邪外出;肺失肃降,则咳嗽有痰.
  治法:疏风散邪,宣肺利咽。
  方药:风热外袭者,宜疏风清热,消肿利咽,用疏风清热汤加减。方中以荆芥、防风疏风解表;金银花、连翘、黄芩、赤芍清热解毒;玄参、浙贝母、天花粉、桑白皮清肺化痰;牛蒡子、桔梗、甘草散结解毒,清利咽喉。
  风寒外袭者,宜疏风散寒,宣肺利咽,可选用九味羌活汤加味。方集羌、防、芎、芷、苍术、细辛于一方,诸味芳香温燥,最善外散肌表风寒湿邪,更配黄芩清泄气分蕴热,生地凉泄血分蕴热以利咽喉。
2.邪毒传里,上攻咽喉
  临床表现:咽部疼痛较剧,吞咽困难,咽喉梗阻感。兼有高热,头痛,口渴喜饮,口气臭秽,大便燥结,小便短赤。舌质红,舌苔黄,脉洪数或数有力。
  证候分析:外邪未解失治或误治,余邪未清,热盛传里或肺胃热盛,火热燔灼咽喉,则咽部疼痛较剧,吞咽困难;火热内炽,则发热,口渴喜饮,口气臭秽,大便燥结,小便短赤。
  治法:清泻肺胃,消肿利咽。
  方药:清咽利隔汤加减。方中荆芥、防风、薄荷疏风散邪;金银花、连翘、桅子、黄芩、黄连泻火解毒;桔梗、甘草、牛蒡子、玄参利咽消肿止痛;生大黄、玄明粉通便泻热、若咳嗽痰黄,可加射干、瓜蒌仁、夏枯草;高热者,可加水牛角、大青叶;如有白腐或伪膜,可加蒲公英、马勃等。
3.脏腑阴虚,咽失濡养
  临床表现:咽干少饮,灼热感,隐隐作痛不适,午后较重,或咽部哽哽不利,干咳痰少而稠,或痰中带血。兼有手足心热,午后唇红颧赤,腰膝酸软,失眠多梦,耳鸣眼花。舌干红少津,脉细数。
  证候分析:素体虚弱,或房劳伤肾,久咳伤肺,肺肾阴虚,阴液不能上达,咽喉失于濡养,故见咽中不适、微痛、干痒、灼热感、异物感;肌膜干燥而萎缩;虚火上炎故见潮热、盗汗、唇红颧赤、腰膝酸软、手足心热、舌红少津、脉细数皆为阴虚火旺之征。肺肾阴虚而见,失眠多梦,耳鸣眼花。
  治法:滋养阴液,降火利咽。
  方药:偏肺阴虚为主者,宜养阴清肺,可选用养阴清肺汤加减。若喉底颗粒增多者,可加桔梗、香附、郁金、合欢花等以行气活血、解郁散结。偏肾阴虚为主者,宜滋阴降火,可选用六味地黄丸加减。若咽部干燥焮热虚烦盗汗、骨蒸劳损、虚火亢盛者,可用知柏地黄汤加减。
4.脾胃虚弱,咽失温养
  临床表现:咽部干灼不适,吭喀微痛,痰黏不利,异物感,脘腹胀闷,纳呆便溏,少气懒言,气短乏力,四肢倦怠,稍遇寒凉咽痛加重。舌体胖大,舌边有齿痕,舌苔薄白,脉弱无力。
  证候分析:先天禀赋不足,年老体衰,或久病,或过用寒凉,脾胃虚弱,化生不足,津液不能上达于咽,咽部失其濡养,气血运行不畅,痰湿停聚,则咽喉哽哽不利、咽部干燥、口干而不欲饮或喜热饮;脾胃气虚,水湿不运,聚而生痰,阻滞咽部,则咽部有痰黏着感、肌膜淡红或微肿、喉底颗粒较多;气机失调,脾胃虚弱,故恶心、呃逆反酸;倦怠乏力、少气懒言、四肢倦怠、胃纳欠佳、腹胀、大便不调、舌质淡红。舌体胖大,舌边有齿印、苔薄白、脉弱无力均为脾胃气虚之征。
  治法:益气健脾,升清利咽。
  方药:补中益气汤加减。若咽部脉络充血,咽肌膜肥厚者,可加丹参、川芎、郁金以活血行气;痰黏者可加贝母、香附、枳壳以理气化痰、散结利咽;咽干较甚、苔干少津者,可加玄参、麦冬、沙参、百合等以利咽生津;易恶心、呃逆者,可加法夏、厚朴、佛手等以和胃降逆;若纳差、腹胀便溏、苔腻者,可加砂仁、藿香、茯苓、薏苡仁等以健脾利湿。
5.脾肾阳虚,咽失温煦
  临床表现:咽部异物感,微干痛不适,痰涎清稀量多,哽哽不利,咽部冷痛而欲热饮,畏寒肢冷,腰膝冷痛,面色苍白,夜尿频多而清长,五更泄泻。舌质淡嫩,舌体胖,苔白,脉沉细弱。
  证候分析:脾肾阳虚,阴寒内生,咽喉失于温煦,则咽干但不饮,微痛,咽部哽哽不适,痰涎增多、肌膜淡红;脾阳虚则腹胀纳呆、下利清谷;肾阳虚则形寒肢冷、腰膝冷痛;耳鸣眼花,腰膝酸软,夜尿频多而清长,五更泄泻,面色苍白,舌质淡嫩,舌体胖,苔白,脉沉细弱。
  治法:补益脾肾,温阳利咽。
  方药:真武汤合附子理中丸加减。方中人参、白术益气健脾;干姜、附子温补脾肾之阳气;白术、茯苓健脾利湿、化痰祛浊,甘草调和诸药。若腰膝酸软冷痛者,可加枸杞子、杜仲、牛膝等;若咽部不适、痰涎清稀量多者,可加半夏、陈皮、茯苓等;若腹胀纳呆者,可加砂仁、木香等。
6.痰凝血瘀,邪滞咽喉
  临床表现:咽部异物感、痰黏着感、焮热感,咽微痛,咽干不欲饮。兼有恶心呕吐,胸闷不适。舌质暗红,或有瘀斑瘀点,苔白或微黄,脉弦滑。
  证候分析:七情气郁,情志不遂,气滞痰凝,加之邪毒久滞,湿浊停聚,炼津成痰气机阻滞血行不畅,邪毒与痰、瘀搏结于咽喉,故咽异物感、痰浊黏稠喀痰不爽、焮热、微痛不适、恶心呕吐、喉底颗粒增多气机不畅则胸闷不适;舌质暗红,或有瘀斑瘀点为内有瘀血之象;脉弦滑为痰湿之征。
  治法:祛痰化瘀,利咽散结。
  方药:贝母瓜蒌散加味。方中贝母、瓜蒌清热化痰润肺;橘红理气化痰;桔梗宣利肺气、清利咽喉;茯苓健脾利湿。可加赤芍、丹皮、桃仁活血祛瘀散结;若咽部不适,咳嗽痰黏者,可加杏仁、紫菀、款冬花、半夏等;若咽部刺痛、异物感、胸胁胀闷者,可加香附、枳壳、郁金等。
编辑本段导引(吞金津、玉液法)
  每日晨起,或夜卧时盘腿静坐,全身放松,排除杂念,双目微闭,舌抵上腭数分钟,然后叩齿36下,搅海(舌在口中搅动)36下,口中即生津液,再鼓腮含漱9次,用意念送至脐下丹田
预防与调护
  (1)忌过食辛辣醇酒及肥甘厚味。
  (2)积极治疗邻近器官的疾病以防诱发本病,如伤风鼻塞、鼻窒、鼻渊、龋齿等。
  预后与转归起病急者,及时治疗,多可痊愈。反复发作者,症状顽固,较难治愈。
古代文献摘录
  《太平圣惠方》卷三十五说:“若风邪热气,搏于脾肺,则经络痞塞不通利,邪热攻冲,晌觉壅滞,故今咽喉疼痛也。”
  《诸病源候论?卷三十》:“喉痹者,喉里肿塞痹痛,水浆不得人也…??风毒客于喉间,气结蕴积而生热,致喉肿塞而痹痛。”
  《景岳全书》卷二十八说:“阴虚喉痹但察其过于酒色,或素禀阴气不足多倦少力者是,皆肾阴亏损,水不制火而然。”
现代文献索引
  1.林其得,吴家升,林晃,等.慢性咽炎的中医药治疗述评.辽宁中医学院学报2006,8(1):30~31
  2.蔡鹰,王昱旻.中医药治疗慢性咽炎研究概况.时珍国医国药,2007,18(1):228~229
  3.张重华.中医药在咽部急性感染治疗中的应用.中西医结合学报,2004,2(1):52~74
编辑本段西医学中主要相关疾病认识急性咽炎
  急性咽炎是咽部黏膜、黏膜下组织及其淋巴组织的急性炎症,常为上呼吸道感染的一部分,多由急性鼻炎向下漫延所致,也有开始即发生于咽部者,病变常波及整个咽腔,可单独发生,或于急性扁桃体炎同时存在。多发生于秋冬或冬春之交。可局部用药含漱、雾化吸入或含服治疗为主。全身症状较重伴有高热者,除上述治疗外,应卧床休息,多饮水及进食流质,可静脉途径给抗病毒药物,同时应用抗生素或磺胺类药物。
  慢性咽炎慢性咽炎是咽部黏膜、黏膜下及淋巴组织的慢性炎症。常为上呼吸道慢性炎症的一部分,病程较长,症状顽固,较难治愈,多为急性咽炎反复发作所致。病理分为慢性单纯性咽炎、慢性肥厚性咽炎、萎缩性咽炎与干燥性咽炎等。诊断时应该注意排除某些早期恶性肿瘤。治疗以祛除病因及局部用药为主,肥厚性咽炎者可配合应用激光、冷冻、微波或电凝固法治疗,但治疗范围不宜过广。

 

引火汤
名称: 引火汤
组成: 熟地3两,巴戟天1两,茯苓5钱,麦冬1两,北五味2钱。2011年07月23日 - 宁缺毋滥  - 宁缺毋滥--期待彼此读得懂的另一半
主治: 阴蛾。少阴肾火上炎,咽喉肿痛,日轻夜重,喉间亦长成蛾,宛如阳症,但不甚痛,而咽喉之际,自觉有一线干燥之至,饮水咽之稍快,至水入腹,而腹又不安,吐涎如水甚多。2011年07月23日 - 宁缺毋滥  - 宁缺毋滥--期待彼此读得懂的另一半
用法用量: 水煎服。
各家论述: 方用熟地为君,大补其肾水;麦冬、五味为佐,重滋其肺金;又加入巴戟之温,则水火既济;更增茯苓之前导,则水火同趋,而共安于肾宫。
附注: 增补引火汤(《外科医镜》)。
引火汤
编号: 77770
名称: 引火汤引火汤 - 宁缺毋滥  - 宁缺毋滥--期待彼此读得懂的另一半 别名:引火汤
组成: 熟地1两,元参1两,白茯苓5钱,白芥子2钱,山茱萸4钱,山药4钱,北五味2钱,肉桂1钱。引火汤 - 宁缺毋滥  - 宁缺毋滥--期待彼此读得懂的另一半
出处: 《疡医大全》卷十七。
主治: 咽痛。引火汤 - 宁缺毋滥  - 宁缺毋滥--期待彼此读得懂的另一半
用法用量: 水煎服。

引火汤 一
出处:
  《疡医大全
组成:
  熟地(一两)元参(一两)白芥子(三钱)山茱萸(四钱)北五味(二钱)山药(四钱)茯苓(五钱)肉桂(二钱),水煎服。
方义:
  肾为水火之脏。肾阴即元阴、真水;肾阳即元阳、真火。足少阴肾经入肺、循喉咙,达舌根。肾阴不足,虚火上炎,遂成咽喉疼痛之症。本方之中,用熟地、玄参、山茱萸、山药等滋阴降火之药,再用肉桂、白芥子等引火归元,从而使阴虚之火引归肾宅,咽痛之症自然消失,故名「引火汤」。
主治:
  用于治疗阴虚所致的咽喉疼痛症。有滋阴清热之效。
编辑本段引火汤 二
出处:
  陈士铎 《辨证录》
组成:
  熟地(三两) 巴戟天(一两)茯苓(五钱) 麦冬(一两) 北五味(二钱) 水煎服。
方义:
  方用熟地为君,大补其肾水,麦冬、五味为佐,重滋其肺余,金水相资,子母原有滂沱之乐,水旺足以制火矣。又加入巴戟之温,则水火既济,水趋下,而火已有不得不随之势,更增之茯苓之前导,则水火同趋,而共安于肾宫,不啻有琴瑟之和谐矣,何必用桂附大热之药以引火归源乎。夫桂附为引火归源之圣药,胡为弃而不用,不知此等之病,因水之不足,而火乃沸腾,今补水而仍用大热之药,虽曰引火于一时,毕竟耗水于日后,予所以不用桂附而用巴戟天,取其能引火而又能补水,则肾中无干燥之虞,而咽喉有清肃之益,此巴戟天所以胜桂附也。
主治:
  人有咽喉肿痛,日轻夜重,喉间亦长成蛾,宛如阳症,但不甚痛,而咽喉之际自觉一线干燥之至,饮水咽之少快,至水入腹,而腹又不安,吐涎如水甚多,将涎投入清水中,实时散化为水。人以为此喉痛而生蛾也,亦用泻火之药,不特杳无一验,且反增其重。亦有勺水不能下咽者,盖此症为阴蛾也。阴蛾则日轻而夜重,若阳蛾则日重而夜轻矣。斯少阴肾火,下无可藏之地,直奔而上炎于咽喉也。治法宜大补肾水,而加入补火之味,以引火归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